濰坊新聞網 濰坊日報社主辦

您當前位置:濰坊新聞網 >濰坊新聞

能唱會動 濰坊花燈準備鬧春

臨近春節連軸轉,濰坊扎制花燈傳承人王永訓帶領團隊趕制大型花燈
來源:濰坊晚報 2020-01-04 10:04:28 責任編輯:桃子
A+A- 

????????鼠年春節近在眼前,正是大型花燈銷售旺季。在濰坊楊家埠,濰坊花燈扎制傳承人、47歲的王永訓正帶領團隊加班加點趕工,他們手下的大型花燈將銷往全國各地乃至世界各國。如今,王永訓多與鋼筋打交道,捆扎技藝也被焊接代替。不僅外表美觀,現代技術手段的融入,讓花燈變得生動活潑起來。

????????進入新春旺季 花燈廠連軸轉

????????一根根普通鐵絲,一塊塊平常綢布,經過王永訓的彎彎折折便成了一個個妙不可言的花燈。對于他來說,花燈不僅僅是花燈,更是寄托:“花燈不光做工精湛、形態各異,且與我們的民風習俗緊密相連,它承載著古代的文化與歷史,更體現了如今百姓對美好生活的追求。”在很多人對王永訓的印象還停留在濰坊風箏代表人物的時候,他早已經把目光投向了花燈的研究和制作。

????????近日,記者來到王永訓的魯奇花燈廠,上百個已制作好的花燈占據了大量空地,工作人員正在打包,準備將它們發往全國各地。這些大型花燈主題豐富、造型各異:穿著鎧甲、手拿武器的十二生肖群像造型惟妙惟肖;一對微微發福的米老鼠花燈,蘊涵著“迎春”和“發財”的美好寓意;懷舊主題的縫紉機、錄音機和電視機等花燈別具一格,“穿越”了舊時光……“今年是鼠年,各種中外的老鼠形象花燈都做了很多。”王永訓介紹,今年最讓他滿意的是眼前這套十二生肖,每個2米多高。王永訓將十二生肖與傳統文化造型相結合,讓它們穿上了盔甲。“這套燈從2019年春就開始著手設計研發,參考了古裝影視劇的造型,經過專業團隊幾個月的設計才最終成形。”王永訓說,如今這一套花燈已申請了專利。

????????工廠院子里,滿地都是鋼條,二三十名工人正在加緊制作各式各樣的花燈。工廠內按繪畫、裱糊、扎制、組裝、質檢等工序分成了幾個區域,焊工、電工、糊工分工明確。王永訓也親自上手干起來。“年前太忙了,是訂單最集中的時候,我們這邊連軸轉。”王永訓說,如今花燈依然是人們慶祝節日、烘托氣氛的最佳選擇,無論是花燈晚會還是商場節慶,都少不了花燈助陣。為了趕進度,工人們最近一直加班加點。

????????按傳承譜系,王永訓是濰坊花燈扎制的第16代傳人,扎骨架、裱糊、繪畫寫字、裝配,樣樣精通。王永訓的祖輩曾是有名的花燈藝人,制作的花燈堪稱一絕,后因各種原因,祖輩們沒有將手藝傳承下來。改革開放以后,隨著經濟的發展,文化的復興,自幼喜歡繪畫藝術的他又將花燈這項幾乎消失的技藝拾起來。王永訓說,小時候,家家戶戶掛花燈的熱鬧景象讓他印象深刻。他的父母每到年底都會用高粱秸稈扎制一些祭品,他從小耳濡目染,工作之后又從事傳統濰坊風箏行業。上世紀90年代,寒亭棉紡織廠想辦春節燈展,邀請他做一些花燈。“風箏的工藝和花燈的工藝很像,對于花燈的熱愛和記憶好像又回來了。”于是,他開始研究花燈,試著做了一盞蝴蝶造型的花燈,效果非常好。越來越多的訂單找上門,一來二去,他就一頭扎進了花燈的制作研究中,一步步開始了自己的花燈制作和創新之路。

????????到各地學習 花燈制作融入新元素

????????俗話說,十里不同風,百里不同俗。王永訓先后到蘇州、佛山、泉州等地拜師,感受花燈文化的地域差別,潛心學習不同的花燈制作技藝與風格。1995年,正月十五,他趕到福建福州看花燈展演,參觀當地知名的花燈廠,拍回大量影像資料,為后來成立魯奇花燈廠打下了基礎。花燈工藝有古老、精細,純手工制作的特點,簡單的幾十道工序,復雜的上百道工序。

????????在一朵荷花造型的花燈架子面前,王永訓正均勻地把膠糊上去,“糊裱用的材料是絲綢,絲綢軟、結實,做出來很漂亮。”王永訓說。裱糊滿意后,他拿著噴槍將荷花的紅色噴涂得更加艷麗。傳統的花燈制作工藝,借助火苗,小小的竹條在手藝人手里能玩出各種造型。這其中,竹子的選擇、烤火時間都有門道。王永訓介紹,正烤是竹瓤朝里,難度并不是很大,反烤是竹瓤朝外,竹子特別容易斷。這幾年,燈會上很少能看到竹子做的花燈,王永訓現在多與鋼筋打交道,捆扎技藝也被焊接代替。王永訓說:“用竹子可以做一些小的造型,但做大型的花燈,竹子很難達到堅韌度的要求,咱們現在用了鋼筋,可塑性比較強,還結實,各種造型都可以造出來。”王永訓表示,竹子在造型規模上受限,需要火烤讓其彎曲,還要用線捆綁。王永訓指著現場鋼筋焊接的骨架介紹,如今,他采用現代工藝,用的材料還能多次利用,傳統圖案與現代工藝相結合,很受顧客歡迎。

????????現代技術手段的融入,讓花燈變得生動活潑起來。記者在現場發現,一條碩大的魚花燈,閃閃發光,搖頭晃尾,還播放著音樂。王永訓介紹,利用聲光電等技術,花燈可以動起來,原地動、走動都沒問題。“里面裝了小電機,通過曲軸帶動導桿,想叫它哪里動都行。”王永訓說。此外,花燈里安裝的燈全部采用LED燈,能節省70%以上的電。

????????材料變了,造型新了,傳統文化卻沒有變,融入新元素的濰坊花燈更加綻放出青春風采,融合了風箏文化、年畫文化的濰坊花燈申請了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如今,王永訓制作的花燈遠銷國內外,還經常受邀到英國、美國、新加坡、泰國等十幾個國家做花燈展,當地華人和國際友人的反應熱烈——在他們看來,這代表中國。王永訓印象中,兩年前,有位在泰國華人找他訂制一批花燈在當地華人圈做花燈展。因為國外展出,他特別制作了一些中國傳統文化形象的花燈,如十二生肖、龍鳳、古代傳說和人物等,同時也制作了具有泰國文化元素的花燈。“當地華人都很喜歡,說看到這些燈,好像回到了家鄉的春節。”每次在國外參展聽到這樣的評價,王永訓的心中自豪滿滿。

????????花燈美在骨架上 做成容易做精難

????????如今濰坊做花燈的,大部分都在魯奇花燈廠當手藝人。1951年出生的張志強就是其中之一。他是濰坊花燈傳承人之一,作為寒亭楊家埠村人,從小耳濡目染,對花燈制作有獨特的感受。他10多歲時開始學手藝,制作的各式花燈不計其數。張志強的花燈技藝很多都是自己琢磨出來的。后來他也跟著當地扎風箏、扎花燈的老師傅學過,農忙之余,扎花燈一直是他最大的愛好。

????????制作花燈的工具簡單:鐵絲、布、漿糊……作品要想美輪美奐,功夫全在手上。在現場,張志強的“孔雀開屏”已初見雛形,他正在給孔雀尾巴上色。“要想花燈生動形象,就得研究細節。不下功夫、舍不得花心思可不行。”無論是逼真還是夸張的造型,都離不開神態,要以原型為基礎。張志強今年做了一款巨型綠巨人花燈,他提前將所有有關綠巨人的電影看了一遍,從設計到制作,每個細節都心中有數才下手。

????????張志強說,花燈制作從設計造型、制作骨架、裝燈到裱糊,每個步驟都不能馬虎。一個普通花燈制作至少要花一周時間,精品花燈制作時間要翻倍。先扎骨架,把布裁剪成需要的形狀,再一點點將布貼在骨架上,經過彩繪、裝飾等復雜工序,花燈才能完成。“骨架的銜接十分重要,唯有細致才能讓花燈活靈活現。這活兒看似簡單,其實繁瑣,做成容易,做精難。”

????????張志強表示,在幾大工序中,扎制骨架是最基礎最核心的,“它不像泥塑,胖了可以削點,瘦了可以加點。”花燈手藝人扎骨架時,一般只有一張平面圖,而俯視圖、側視圖等都得在腦子里形成,從比例到神態都有很高的要求。“要求用架子做出肉感來,很難。”張志強說,就比如綠巨人,胳膊上有清晰的肌肉線條,他需要一點點根據原型做出調整,哪里凹進去、哪里凸出來,力度如何,必須精確到分毫,差一點點都會影響到整體造型。他說,扎花燈最講究“精準”二字,需要安靜的環境,全身心投入。

????????生意紅火藝人少 為傳承費盡心思

????????“現在個人很少有購買花燈的,多數是商家或者大型活動現場需要。因此我們的花燈越做越大。”王永訓說,花燈是集美術、裱糊等藝術于一體的傳統民間手工藝品,種類繁多,傳統制作技藝易學難精,它是民間藝人長期實踐的智慧結晶。然而它作為一種節令性的手工產品,卻不能給花燈藝人帶來可觀的利潤。這些因素,導致了傳統花燈制作行業日漸衰退。

????????王永訓希望能將這手藝一代代傳下去,讓其成為中華文化綿延不息的符號。“我們這里所有的產品都是工匠純手工制作,就花燈也是咱們工人自己繪制的,現在是工匠有,大師無。市場越來越好,但是從事這門行業的人卻越來越少了。”王永訓說。

????????“也有一些年輕人在學習花燈制作,但想讓他們像老一輩藝人那樣從吃苦中積累出精髓,卻越來越難。”遠遠望著各式五彩花燈,王永訓滿眼無奈。如今生意紅紅火火,但前景并不樂觀,因為做這個技藝的人少之又少,年輕人更是極少觸及,更別說傳承與發揚。王永訓這里制作花燈和學習技藝的手藝人多數已經四五十歲以上。為了對年輕人的胃口,王永訓為代表的花燈手藝人研究新產品時有意向年輕人靠攏,加入一些科技元素、造型上更年輕化、多樣化,比如加入熱門戲劇或動畫人物。“像這天使的翅膀花燈,可以站在中間拍照。”王永訓說,如今,他更多地承擔了花燈制作技藝傳承教學普及的工作,在他的工坊里,只要有人樂意學習,他都愿意傾力相授。

????????雖然統花燈手藝人越來越少,但濰坊至今仍保留著辦燈會的傳統,這對于一直堅守的扎燈藝人來說是一種欣慰。讓王永訓和張志強等手藝人開心的是,有這個平臺,能讓他們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,將花燈創作和傳播推廣作為自己的使命,鼓勵一群同樣熱愛花燈的人一起努力。

????????記者 隋煒鳳



相關新聞
  • 濰坊新聞網微信

    濰坊新聞網微信

  • 濰坊新聞網微博

    濰坊新聞網微博

  • 今日頭條

    今日頭條

gta5ol潜水艇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