濰坊新聞網 濰坊日報社主辦

您當前位置:濰坊新聞網 >濰坊新聞

永難忘卻的軍旅記憶——老黨員朱繼昌主要事跡

來源:濰坊新聞網 2019-11-02 17:05:17 責任編輯:桃子
A+A- 

????????編者按:為扎實推進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向深度、廣度拓展,臨朐縣創新教育載體,在組織開展“傳承紅色基因,留住紅色財富”活動的基礎上,精心遴選了當過毛主席貼身警衛員、返鄉后幾十年如一日服務鄉村建設的郭中福等10位新中國成立前入黨的老黨員,組織10余位作家對他們的崇高信仰和奉獻精神進行深度挖掘,撰寫、編印成《初心筑夢》一書,作為全縣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輔助教材,每個黨組織、每名副科級黨員干部人手一冊。通過這些身邊的英模人物、紅色故事,學習英模精神,傳承紅色基因,增強守好初心、擔好使命的責任感和使命感。????????

????????文 / 郭寶學

????????朱繼昌,1929年6月28日出生于臨朐縣九山區小崮東村。

????????1947年夏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,任魯中警備一團偵通連通訊員,在臨沂河莊阻擊戰中榮立三等功一次。1948年任魯中警備一團警衛班班長,并火線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53年5月23日,被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二軍文化速成小學評委會授予三等功一次。1955年8月,進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南昌步兵學校學習,1958年5月27日畢業。1959年,任浙江金華雙龍洞三支隊五連副指導員。1960年3月,任江蘇省漣水縣某部連指導員,并當選南京軍區文化教育積極分子代表大會代表。1964年7月,在遼寧省鞍山高炮35團司令部任連指導員;1966年10月,在青海西寧原子彈發射基地任連指導員;1968年12月,回鞍山工作。1969年6月,離開部隊,回到家鄉。1976年5月,辦理離退休手續。在軍旅生涯中,曾參加濰縣、濟南、泰安、兗州、淮海、渡江等戰役或戰斗,榮獲淮海戰役紀念章、渡江勝利紀念章、解放紀念章和解放慰問章。

????????近日,在石家河生態經濟區小崮東村的一個普通農家小院,我見到了部隊離休干部朱繼昌。他前些年因患腦中風,肢體功能受限,兒女們都在外面工作,生活起居都由小他6歲的妻子劉蘭英照顧。我說明來意后,已是鮐背之年的朱繼昌老人顯出十分激動的樣子,他讓老伴兒搬出一個小盒子,打開來一看是老人珍藏多年的證書和獎章。我充滿敬意地一樣樣翻看著,詢問著,雖然老人的記憶和語言表述大不如從前,但22年的軍旅生涯留在心底的印記永難磨滅,加上劉蘭英老人的提醒和補充,我的采訪得以順利進行。

????????烽火硝煙鍛初心朱繼昌出生在一個貧苦家庭,童年和少年的記憶里,只有饑寒交迫,逃荒要飯,還有無盡的苦難。1947年夏天,臨朐戰役結束后,解放軍主力部隊在當地征募兵員,時任小崮東村青救會會長的朱繼昌積極報名參加了解放軍。部隊給每名戰士配發了一支三八式長槍、100發子彈和4顆手榴彈,經過短暫的列隊、射擊等基本訓練后,朱繼昌就上了前線,跟隨部隊轉戰在濰坊、臨沂一帶。因為朱繼昌表現積極,作戰勇敢,不久被魯中軍區警備一團選拔為連部通訊員。戰時通訊員的工作充滿了艱辛和危險,不僅要及時傳達作戰命令等,還要參與行軍打仗。

????????臨沂河莊阻擊戰是朱繼昌參加的一場十分慘烈的戰斗。戰斗中,我軍傷亡嚴重,連長命令通訊員去前沿陣地傳達撤退命令,趕在河莊村頭的大槐樹下集合。連部的4名通訊員,有3人犧牲在戰場上。讓朱繼昌終生難忘的是,一位叫劉振義的大個子通訊員,被敵人的流彈擊中頭部,仰面倒在陣地上,當場壯烈犧牲,而朱繼昌就在離他不到兩米遠的身后。眼看著戰友的遺體被老鄉用擔架抬了下去,朱繼昌的心里是說不出的難受。就在前一天的戰斗間隙,他還跟這位沂水籍的戰友拉過家常。當時劉振義滿臉向往地說:“等打完了仗回家,一定讓家里人給說個媳婦,好好過日子!”朱繼昌還笑他:“你是當兵的,不定哪天就犧牲在戰場上了,還想著找對象的好事兒!”可是僅僅只有一天,一位生龍活虎的戰友就這么永遠離開了!這時,連長把傳達命令的任務交給了朱繼昌。朱繼昌沒有恐懼,心里只有一個強烈的念頭:“一定要完成首長交待的任務,最大限度減少部隊傷亡,爭取最后的勝利,也為犧牲的戰友報仇!”

????????當時已是深夜,戰壕四周到處是飛著的流彈,朱繼昌憑著對作戰地形的了解,毫不畏懼地摸黑在陣地上奔跑、跳躍、躲閃,終于在規定時間內把撤退的命令傳達給三個作戰排。當朱繼昌趕回連部向連長復命時,連長還有些不相信,擔心有的排接不到命令,讓他第二次趕回陣地,核實部隊是否全部安全撤離。等他再次返回,敵人已經占領了該陣地。有敵軍發現了他,大聲喝問:“什么人?”他靈機一動,沉著應道:“自己人!”并借著夜幕的掩護,從容穿過敵陣,繞到他們背后,脫離了險境。因為出色完成了任務,部隊為朱繼昌榮記三等功一次。

????????1947年11月,天連降雨雪。部隊白天行軍,戰士們全身濕透,沒有衣服換,只能堅持到晚上,在村子里住下后,架起柴火烤干衣服。吃的也差,先是吃小米干飯,后來只能煮麥粒子吃。因為長期營養不良,朱繼昌得了夜盲癥。有一天急行軍100多里路,朱繼昌十分困乏,但仍然強打精神跟著部隊走,渡河時,水沒到腰部,冰涼沁骨,才清醒過來。遇到晚上打埋伏,只要沖鋒號一吹,朱繼昌和戰友們端著槍就往前沖。“輕傷不下火線,重傷不下戰場。”大家心中揣著同一個信念:早一天解放全中國,讓老百姓早一天脫離戰火,遠離災難。

????????1948年7月,朱繼昌擔任了團警衛班班長,參加了解放泰安的戰斗,并由連指導員賈若禮介紹火線入黨,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員。隨后參加了濟南戰役。9月16日至24日,解放軍在司令員許世友的指揮下,經過8晝夜的激烈攻堅作戰,攻占了號稱“堅如磐石,固若金湯”的濟南城。

????????淮海戰役是中國人民解放戰爭中具有決定意義的三大戰役之一,有“四最”之說:解放軍犧牲最重、殲敵數量最多、政治影響最大、戰爭樣式最復雜。戰役在1948年11月6日開始,1949年1月10日結束,歷時60天,消滅國民黨軍55.5萬人,而解放軍也傷亡13.4萬人。朱繼昌所在的華野三縱隊參加了著名的碾莊戰役。碾莊戰役推進得相當艱難。遮天蔽日的硝煙在碾莊一帶整整彌漫了11天,雙方數十萬人馬在南北長3公里、東西寬6公里的狹小區域里日夜廝殺,其慘烈程度十分罕見。那時候天天打仗,“打不死就上戰場”成為戰士們的口頭禪,也是他們視死如歸的真實寫照。當時讓朱繼昌刻骨銘心的不是慘烈的戰斗,而是戰爭給老百姓帶來的傷害和災難。警衛團駐扎在一個小村子里。一天上午,敵人的一發炮彈落進院子,擦著門框,在房東屋內爆炸,剛結婚三天的一對年輕夫妻當場炸死,慘不忍睹。那時,朱繼昌就發誓:“蔣介石反動派挑起的內戰,讓生靈涂炭,百姓遭殃,我們一定要打贏這場戰爭,解放全中國,讓老百姓都過上幸福平安的日子!”

????????1949年4月21日,毛澤東和朱德發布了《向全國進軍的命令》,渡江戰役拉開序幕。長江南岸的國民黨軍在南京水域一線修筑了密集的堡壘工事,白天在長江北岸都可以看到。我軍為了避免白天敵機轟炸,部隊都隱蔽在長江北岸的青紗帳和村莊里。渡江時間選在晚上,地點是浦口。對岸國民黨軍炮火猛烈,照明彈和炮火把江面照得像白天一樣。朱繼昌同戰友們坐上小帆船,冒著槍林彈雨前進,子彈嗖嗖地擦過臉龐,有強烈的發燙感覺,但沒有人害怕,緊盯著前方,不停地劃船,不停地前進。渡江之后,朱繼昌才發現背包上打了好幾個槍洞,還留了兩塊炮彈皮在里面。桌子上擺著淮海戰役和渡江戰役兩枚紀念章,老人顫抖著雙手撫摸著,沒有一句話,或許他又回到了那個炮火連天的戰爭年代,又想到了那些一塊拋頭顱灑熱血的戰友們……

????????砥礪前行勤奉獻解放南京后,朱繼昌隨部隊到江浙沿海開展了剿匪行動。待到全國解放后,服從組織安排,作為南下干部,朱繼昌先后在浙江舟山群島、奉化溪口等地工作。在奉化溪口工作期間,因工作突出,榮立三等功一次。立功事跡簿上這樣記載著:“學習積極,能抓緊點滴時間,有困難能鉆研克服,學習全面,軍政文均在四分以上,也樂于幫助人。”看到最后一句話,朱繼昌露出欣慰的笑容:“那時候年輕,什么事都搶在頭里,看到誰遇到了困難,就想伸手幫一下,首長和戰友都很喜歡我。”

????????1955年,朱繼昌作為優秀戰士被部隊推薦到南昌步兵學校學習。三年時間,半年學文化,半年學軍事,在教員的指導下,他很快掌握了速成識字法,學會了大量常用字,成績比其他學員高出一截,經常給他們當老師,年年被評為優秀學員。1958年5月,從南昌步兵學校畢業后,朱繼昌先后在浙江金華和江蘇漣水等地駐軍任排長、副指導員。在金華雙龍洞,朱繼昌進了功臣連隊五連。五連有著光榮的歷史傳統,解放戰爭時期,因建設防空洞被上級命名為“功臣連隊”。在他任職期間,連隊多次受到上級表彰,“功臣連隊”的牌子更加閃耀輝煌。1964年7月,朱繼昌調任遼寧省鞍山高炮35團任連指導員。在這樣一個優秀的集體中,朱繼昌的政治、軍事素質及部隊管理能力都有了極大的提升。1966年10月,又調往青海西寧原子彈發射基地,任高炮35團司令部指導員。基地的地理環境、氣候條件相當惡劣,冬季寒氣逼人,直入骨髓,尤其是終年狂風不斷,經常吹得飛沙走石,天昏地暗。因為當時經濟落后,交通閉塞,部隊駐地蔬菜、水果、肉類供應均很困難。飲食不慣和高原反應,時刻侵擾著官兵們。

????????朱繼昌至今還清楚記得,剛到西寧,沒帶高壓鍋,燒水不開,做飯不熟,導致消化不良,不到半年時間,體重減了十多斤。朱繼昌所在的連隊負責警戒保衛工作,他身先士卒,嚴格執行部隊紀律,嚴格要求戰士一絲不茍地履行工作職責,把責任區打造成水潑不進的“鐵桶”和“鋼板”。為了盡可能提高戰士的政治覺悟和軍事素質,朱繼昌在連隊中掀起了學習鉆研業務、開展技術練兵的熱潮,選樹學習標兵,培養業務尖子,歷練政治合格、軍事過硬的優秀人才。

????????1969年,朱繼昌所在部隊解散,有的干部進了“五七干校”,他則選擇了退役,回到了生養自己的家鄉小崮東村,進了林業隊,從事果園的種植與管理。他從不向人們炫耀自己的軍旅生涯,也從未向組織提出過什么要求和待遇,像一個普通的農民,在家鄉的土地上耕耘收獲,繼續奉獻著一個部隊老兵的火熱情懷。

????????在老人家的客廳里,我想為兩位老人照張合影留作紀念,劉蘭英忙招呼在家的二兒子,在院子里的月季花前擺了兩張圈椅,她攙扶著朱繼昌慢慢出了屋,在圈椅里坐下,然后輕輕牽住了丈夫的手。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這句最柔情最浪漫的詩句,倏然穿越三千年光陰,從《詩經》中流淌到 2019年盛夏的山鄉,流淌進這個充滿溫馨的農家小院。我含著熱淚按下了快門。滄桑歲月寫滿兩位老人的臉龐,他們已不再年輕,也尋不見青春和靚麗,但他們依舊相依相靠,依舊舒心地微笑著。曾經的烽火硝煙,曾經的艱苦歲月,以及現在的國泰民安,現在的幸福美滿,都洋溢在他們慈祥溫暖的笑容里……



相關新聞
  • 濰坊新聞網微信

    濰坊新聞網微信

  • 濰坊新聞網微博

    濰坊新聞網微博

  • 今日頭條

    今日頭條

gta5ol潜水艇赚钱